返回列表 发帖

回忆王治单——曾经的亚洲第一中锋

  尽管王治单没有参加1994年的世锦赛,但并不能否认他是94黄金一代中的一员,这不仅是因为他在那届世锦赛名单之中,也不仅是因为他有过“亚洲第一中锋”的辉煌,选择写他,是因为在那一代球员中,他经历的特殊其实是一个历史的缩影,很多象他这样辉煌过,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的人,在脱离体制的豢养之后,过着平凡的生活,而在这平凡的生活中,他却比更多的人都活得幸福。

  象王治单一样做个幸福平民

  1994年的一天,王治单和他的翻译在日本街头闲逛,几个在天桥上乞讨的流浪汉让他停了下来,他摸出零钱,然后对翻译说,“兄弟啊,我们以后别混成这种样子,就行了。”

  “我刚来日本的时候,比他们还惨。”翻译说。

  王治单无语,这是他第一次被生活的残酷以及戏剧性所震撼——尽管因为伤病,他“亚洲第一中锋”的光环正在淡去,但场均20多分的能力还是让他在日立篮球队过的很滋润,作为第一批到海外淘金的中国球员,在当时,他的生活甚至连国家队队友都羡慕。

  几年之后,他的队友们当总经理,当主教练,或者留在球场上威风八面,他却象一跟被嚼干的甘蔗,离开辽宁男篮,在职业生涯的尾声过起漂泊的日子。有时候他会想起那几个东瀛流浪汉,想起曾经比那些流浪汉还惨的翻译兄弟,他不至于潦倒到那种地步,于是他就冷冷的笑,笑自己,笑生活。

  再后来,他不再说这个翻译兄弟的故事,他说另外一个在日本漂泊过的兄弟,在日本出车祸之后回国,成为他队里一名轮椅篮球队员,然后他是这么样让他从灰暗生活中走出来的。

  接着,他说,现在的生活,挺好的。

  他们互相搀扶,彼此拯救

  大连市中南路354号离老虎滩只有几公里之遥,海风刮过来教人吃不消,但市残联体育馆的大门把海风挡在门外,只有阳光从窗子里打进来,所以王治单还是觉得很温暖。从五年前接手大连市残疾人篮球队到现在,他已经喜欢上每个冬天打进来的阳光,没有训练安排的时候,他就在这阳光下和同事“打滚子”(大连比较流行的一种扑克玩法),输赢不超过百来块,“纯粹是消磨时间,谁赢了就管中饭。”大单说。

  当然,在更多的时间里,他得站在场地边上,指挥他的残疾人、哦,不,他更愿意说是轮椅篮球队,他觉得这些年轻人虽然不能向正常人那样行走,但“他们活得很健康。”他说,“和我一样,很健康。”

  有时候他不得不走进场内,把拼抢中轮椅翻倒的队员从地上扶起来,不累,可经常这样做容易让人烦躁,不过他从来没烦躁过,他每次去扶起他的队员的时候,他都会有一种满足感,并且,他会想到,当年,其实是他们把他扶起来。就好象他在说他的队员很健康的时候,他也会想,是他的队员让他也变得更健康。

  生理上的健康在其次,大单说,在接受这个球队之后,因为工作相对打球时轻松,他的腰伤,腿伤,跟以前比,恢复了不少,过去上个5楼都会觉得很痛苦,现在却很少再被剧烈而又长期的疼痛折磨。比这更重要的是,这种生活让他觉得活得坦然,充实,有意义,他几乎不再抱怨,命运对他的不公了。

  是的,十三年前,他虽然没有钻在钱眼里,但对于金钱,也没洒脱到仅看成身外物。“那时觉得挺重要的,不然也不会去日本淘金了。”他坦然的说。现在,一个月2000出点头的收入,在消费水平不低的大连,他却觉得很满足,如果你觉得他在撒谎,他会指着他的一个队员跟你说,“这个小伙子家里有几千万,在这里打球,每天只能拿10块钱训练费,可是,在这里打球却是他生活最大的乐趣!”

  在接手这支轮椅篮球队之前,他先是因为伤病淡出国家队,然后离开辽宁男篮,脱离体制的豢养,然后去广东宏远打工,但在联赛还没开始,他就在训练中踩到皮球右脚骨折,接着他告别了CBA赛场,一段时间里只能靠打野球养活自己,生活灰暗,时常借酒消愁。

  倒是轮椅上的这些年轻人,让他感受到了,在告别风光后的生存,并非没有意义,“第一次在训练馆里,见到他们脸上的笑容,我突然觉得为什么不能生活得快乐一点呢。”大单回忆自己第一次到球队,也是冬天,看到阳光打在这些年轻人的脸上,他突然觉得,自己也应该从黑暗中走出来了。“我又想起了天桥上的流浪汉,想起了我那个翻译兄弟。”大单说当时他内心翻腾,那次在日本,他第一次感慨生活,但这一次,他说,除了感慨,他开始重新认识生活。

  象一个拯救者,开始一次拯救之前,却被被拯救者所拯救。

  接着,他和他们一起在球场上寻找快乐,球队成绩一天天进步,甚至在2003年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夺冠,这样的荣誉对于在国际赛场上也曾辉煌过

王治单在街头篮球找快乐 坦言现在球员技术不过关

  “每次坐在一起喝酒,聊的最多的还是篮球。”大连电视台记者刘宝辉这样说王治单。2002年,因为跑残联这条线,他认识了大单,然后成为好朋友,他说,但大单很少聊他自己当年“亚洲第一中锋”的辉煌。

  到大连市残联之后,王治单已经不需要再靠打野球谋生,但在大连市街头的篮球场上,还是经常能看到一个2米14的身影。每年一次的大连市三对三街头篮球赛,大单几乎都会参加,和以前专业队的队友,一参加就是拿冠军,“那比赛拿冠军也没多少奖金,他就是冲着对篮球的喜欢才去的。”刘宝辉说。

  除了打球,看球更是不可少的,NBA看,CBA也看,看了之后就有了酒桌上的聊天内容,看到姚明在NBA蒸蒸日上,看到唐正东在CBA不可一世,有时候大单也会感慨现在的篮球环境比以前好得多,“现在的运动员,营养啊,医疗啊,各方面条件都比我们那时候好,他们身体素质也比我们好。”大单感慨,不过对于CBA一些中锋的技术,他不以为然,“身体是比我们那时候好,但技术,真不乍地。”他说。

  偶尔在朋友的“逼迫”之下,他也会说说他辉煌时候的事,但语气平淡,“90年在家门口打亚运会,压力比较大,那时候是替补,就在板凳上给队友加加油,后来打日本时,对方有个中锋很厉害,教练就把我当奇兵派上场,起到了一定效果吧,表现还可以,最后我们赢了。”他说。然后就是1994年亚运会,“成了主力,打得也不错。”就这么简单,再怎么“哄骗逼迫”,他都不多说。

TOP

以前只是看见过他在辽宁队打过球,没想到他还是国家队主力啊,真看不出来

TOP

爱不了  

TOP

初来乍到,请多多关照。。。  

TOP

不错,支持下  

TOP

帮你顶,人还是厚道点好  

TOP

我的妈呀,爱死你了  

TOP

哈哈,顶你了哦.  

TOP

必须顶  

TOP

返回列表